旅行家專欄 > 胡續冬的專欄 > 怕冷星人的冬季南下恐懼癥

怕冷星人的冬季南下恐懼癥

By 胡續冬 2013-12-02
馬蜂窩旅行家專欄出品    |    已有9629人閱讀

我是一條很怕冷的廢柴,可能是因為身上嚴重缺乏那種叫做脂肪的御寒利器,每當第一陣秋風掃過來的時候,我身上僅有的那點小溫暖往往掉得比落葉還快,細瘦的天線腿在風中顫顫巍巍地呼喚著天底下最美好的事物——秋褲。到冬天就更不用說了,盡管我可能看上去顯不出華北老農一般的臃腫來,但那只是因為我體積的基數小,用正常的外觀減去渺小的體積基數,得出來的就是我身上和“純爺們兒”一詞嚴重不符的厚重的衣褲。


【圖片】冬季的臺灣花東公路鹽寮,一點也不暖和! 


按說,像我這么怕冷的人,冬天應該會比較喜歡去暖和點兒的南方旅行。事實上,大多數被囚禁在帝都冬季霾獄中的“難友”們也都熱切地企盼著能借出差、開會之機,到南方去春情蕩漾一下。然而,作為一個本來挺喜歡出行的人,我卻十分恐懼冬天飛往南方。原因很簡單:受“怕冷星”磁場的左右,我的龜毛潛質會在臨行前全面爆發,不知道帶什么衣服合適,也對途中穿衣脫衣再穿衣再脫衣的多層次加減法運算深感抓狂。


春夏和初秋往南飛,我一般都是出門去機場之前提前半小時收拾行李就足夠了,就算有點溫差,也無非就是外套換襯衫或者長恤改T恤的事兒,一點也不鬧心。冬天就不一樣了。我會在網上查到了我的飛行目的地的天氣,溫度自然是遠遠高于北京。但溫度所顯示出來的只是沒有衣服褲子的裸數而已,并不能告訴我只穿T恤加外套就夠了,還是需要長恤或者薄毛衣,因為作為一個怕冷的人,我深知冬季的南方溫度有時候具有很強的欺騙性,專門欺騙我們這種想要南下投奔溫暖的人——風力和濕度可以把看似喜大普奔的攝氏15度變得比帝都的零下還要刺骨還要殘酷。


按照以往在同一時節去同一目的地的經驗來推算帶什么衣服的做法對我這樣龜毛的人來說也不管用,因為連古希臘的赫拉克利特大爺都知道,“人不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最終,我會采取在網上搜索更詳細的天氣預報+當地基友匯報著裝情況+腦補當地存在感的綜合研判方案,花費整整一個晚上的來回糾結,做好各種細微體感變化的預案,才能把要帶去的衣服準備好。當然,行李里肯定還得有個空空的大袋子,用在裝到達目的地之前及時從身上脫下來的各種羽絨服、厚毛衣、厚秋褲。


上一個句子中的“及時”二字寫下來簡單,實施起來卻是最極度抓狂的。從家里出發去機場的路上,身上肯定還得按照帝都模式嚴嚴實實地包裹著。過了安檢、到了登機口以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個洗手間去換衣服。還不能完全換成預設中的南方行頭,因為飛行過程中機艙里的體感溫度有很多不明覺厲的因素。


作為一個死硬的秋褲黨,我一般都會帶上厚、中、薄三種不同戰斗力的秋褲,上飛機前,為穩妥起見,先是要把厚秋褲換成中秋褲。飛機快要降落之前,我會從頭頂行李艙里假裝很淡定地取出一個看上去比較高端大氣上檔次的G-star Raw或者Diesel之類的袋子走進洗手間,其實里面裝的是一條十分猥瑣的薄秋褲,我需要在逼仄的飛機洗手間里完成把中秋褲換成薄秋褲、把高領厚恤衫換成薄恤衫的高難度動作。最后,當我飛抵目的地,在走出機場之前,我會先到出口處感受一下溫度、濕度和風力的綜合指數是否能夠換算出兩條無需秋褲就可以在褲子里頂天立地的天線腿,如果可以,我就會在正式走出機場之前找個洗手間再脫一次。


返回帝都的時候,上一段的情形毫無例外將會逆向重演一次,行李中那些針對不同的天氣預案而準備的南方衣物,毫無例外地會有一半以上沒有派上用場。這就是一個“怕冷星人”抵死龜毛的冬季南下恐懼癥典型的發病癥狀。我想來想去,覺得病根并不在母星“怕冷星”的磁場干擾,而在于飛機這種邪惡的現代交通工具,居然能夠如此不由分說地在幾小時內把你帶到一個反季節的地方,這完全是逆天的。


上一篇: 我是萬圣黑

胡續冬

江湖人稱胡子,天蝎座大叔,執教于北京某大學;除教師之外,還有詩人、隨筆作家、譯者、廚子、山寨主持人等多種身份,但目前最常實踐的身份是娃她爹。

專欄最熱文章

專欄其他作者

  • ???м?武妍汐?????

    武妍汐

    中國攝影家協會云南會員,獨立攝影師,SanStudio攝影機構創始人。
  • ???м?林琮盛?????

    林琮盛

    前臺灣《旺報》記者,現自由職業。
  • ???м?張昕宇?????

    張昕宇

    優酷《侶行》欄目主人公,極地自由探險的倡導者,2008年開始踏上戶外探險之路。
  • ???м?佟海寶?????

    佟海寶

    東北爺們,不喜歡去人群扎堆的名勝古跡,獨愛爬山,他的目標“走遍世界犄角旮旯”,夢想是完成7+2(攀登世界七大洲最高峰+徒步南北兩個極點)。
  • ???м?沈寅?????

    沈寅

    《Travel+Leisure》中文版新媒體總監,旅行vedio導演,前《外灘畫報》主筆。
返回頂部
意見反饋
頁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