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專欄 > 孫助的專欄 > 戊戌春節走井陘

戊戌春節走井陘

By 孫助 2018-03-05
馬蜂窩旅行家專欄出品    |    已有3868人閱讀

戊戌春節有空,選擇走走井陘,因它是“太行八陘”中唯一我沒經驗過的。

 

古時穿越太行山脈,有八條著名的通道,號稱“太行八陘”;其中最重要的可能是井陘,秦代便修了秦馳道,有些關口、城墻、古道和古村落仍散布其間,可以讓人連綴斷片的歷史;如今的井陘除了受保護的景點,幾乎變成八陘中最難看者,各種廢礦、廢廠連片,鐵路、公路穿插,大卡暴土,轟轟烈烈,怪只怪它一直關乎國計民生,自古以來就沒閑著過。

 

1.

 

夜抵石家莊,沒覺出什么異樣。翌日晨起出門,發現高樓隱約在重度霧霾中,與仙境不同的是,彌漫著化學氣味——本想抱怨一下,反思后認為不妥,我極可能得過那些化學產品的濟——魯迅狂人說:我也未必沒有吃過妹子的肉,救救孩子。

 

乘公交至西王客運站,8元去上安鎮。圖工業和交通的便利,石家莊變成了省會,卻是國內最沒文化和旅游價值的省會,比起缺心少肺的河北省的其他地市,它已尷尬了兩代人,恐怕還要尷尬下去。

 

“正太鐵路”是日本人修的,自正定經石家莊,向西穿過井陘,入山西陽泉,接駁太原,主為煤炭和軍需。得知這條鐵路仍通綠皮客運火車,是在我抵達天長鎮(原井陘縣城)之后——其中的驚喜,留到下文再說。

 

我下車的上安鎮屬井陘縣,之前路過鹿泉市的土門關,沒下車,只遠看了一眼。古代這里有個土門村,是井陘的東口,也是韓信破趙背水一戰的主戰場。從秦代開始,這里即為兵家必爭之地,所以至今滿眼黃土高坡的凄涼,就像酒局上打完關、人散后的一桌狼藉。

 

自上安徒步向南,穿過鐵路涵洞,至白王莊,有去“秦皇古道”的指示牌,路邊是延綿的石灰窯——之后的井陘路邊一直都有,只是近年為了環保,多廢棄了;另有火力發電廠和混凝土廠。

 

白皮關新修了城門和城墻,有收費點,20元,屬國家文保。進門后發現完全可以繞進來,只需多走些土坡。沿石板路翻上一個小梁,即到白石嶺,見鑲著石匾的“立鄙守路”的老建筑,現為“井陘古驛陳列室”。始知當年的秦馳道修了多條,井陘只是其中之一,且歷代井陘略有變道;功能上除了運輸,郵遞也十分重要,相當于現在的信息高速路。

 

這段古道因在整塊巖石上開鑿出來,留下了深達20公分的車轍痕跡,可見當年的車馬都不好過,將帥由士相架著,可能要好過一些。有說秦始皇東巡駕崩,靈柩悄悄經過這里,運回了陜西故土。東天門下的車轍最深,過幾年要鑿平一次才能通車,不然就會刮底,所以東天門顯得越來越高,它下方的路面被鑿下了兩米之多。



(東天門下的秦皇古道)

 

出東天門,下行第一個村子叫五里鋪,說明這里距離微水村(現井陘縣城)只剩五里路了。該村多石砌老房院,村民講仍有1000余人,大姓為王、武;開發旅游和滑雪場之后,也要搞采摘園和農家樂。



(井陘縣五里鋪村老民居)

 

現在的井陘縣城,建在微水村的基礎上,臨著冶河,不過水已斷流。微水之名,源于此地有泉,水微如鼓脹的饃饃。

 

夜買衡水老白干原漿啤酒回屋喝,3.5元/大聽,味道清淡。

2.

 

自縣城坐公交,5元至天長鎮,公路挨著綿河。天長鎮的古城及城墻,為全國文保;城墻高約4米,內為夯土,外為石砌,上蓋不少房子,似有住戶;各門保存尚好,個別門樓上有廟;不收費,游人和本地人少,未見旅店,城外飯館、古橋和護城河;城內有文廟、城隍廟、王家大院等,沒細看。該鎮之名始于漢代,自宋熙寧八年至1958年,一直為井陘縣治之所。



(天長鎮的老城墻)

 

路遇一位中年游人,他自陽泉過來,言喜歡這座老城,擬找幾塊遺棄的老城磚——這行為在地方上少見。

 

吃飯時打聽知,去娘子關倒公交麻煩,但有火車,一日兩班??磿r間合適,遂往井南車站。轉了車站南邊的社區,路遇一隊著古裝、奏響器者,他們拜罷八仙廟,轉回村中戲臺,開始了晉劇演出,村中老少觀眾約百人。此時云白天藍,完全沒有了前兩日的霾態,似舞臺布景般令人恍惚。劇名《三子爭父》,聽不懂,有字幕;大概講的是井陘古道上發生的趕考、孝養、報恩的故事。



 

回車站買票時,又遇那位中年游人,他包里拎了兩塊古磚,說是回陽泉修補自家祖墳;他還告我娘子關及陽泉的便宜旅店地址。

 

買票時知票價僅為1元,甚驚喜,破了我乘火車旅行的票價紀錄。



 

此段鐵路,穿行太行腹地,多峭壁和隧洞。車上多低端人口,有人返鄉,有人去山西打工。

 

黃昏時抵娘子關站,月臺上可看山脊上的長城。直接找去人家介紹的旅店,干凈衛生,老板夫婦還給炒了菜,外帶自制粥饃。

 

飯前轉去娘子關看了一眼,險峻,只是修得太新,收費27元,未登。周邊軍事禁區多,荒廢的房院不少。關于娘子關關名的來歷,有說是唐高祖的三女兒、唐太宗的姐姐平陽公主曾率娘子軍在此設防駐守,估無信史可考;另說此地有妒女祠,祀介子推之妹,唐有《妒女頌碑》,現藏山西省博物館,感覺這個說法倒有幾分靠譜。

 

3.

 

又一日晨,購2元火車票赴陽泉,中間路過巖會、亂流等小站。陽泉本名漾泉,意為本地泉多且自漾。那位在天長鎮路遇的中年游人曾告我,陽泉煤好且豐,井陘和京西古道的一大功用,即運送這里出產的煤去往京津冀,日本人修正太鐵路也主要是這個意圖,如今大部分煤礦都停產了。他的話一下子串聯到了我現在住的北京香山煤廠街——思路果然比走路快,煤廠街也煤改電了,北京霧霾減少了多半。

 

乘21路公交前往獅腦山,這里是陽泉市最重要的景點——“百團大戰”戰場遺址。徒步約2小時,抵山頂,瞻紀念碑及館,看周邊山野和城市,浮想當年國難之深、黨爭之亂、抗日之艱,實在無話可說,還是珍惜茍活的幸福吧。



 

因著春運高峰,山西各站鐵路車票均顯售罄,只得當夜沿正太鐵路返穿井陘,回到石家莊,好在百十公里的車票僅售6.5元——誰想一段一段緬懷井陘,這是最好、最廉價的交通選擇了。


========================================================================

微信公眾賬號:“尋找旅行家”,每天為你精選一篇有見地的獨家專欄文章,歡迎關注,互動有獎^_^


孫助

山東人,暫住北京十余年,旅行作者;曾獨自單車騎行中國海岸線8000公里、環騎塔克拉瑪干沙漠3000公里、環騎臺灣島、海南島、青海湖等;徒步穿越華北、華中的大部分山脈?!兑宦废蚰稀肪幹?,在各類旅行類雜志發表游記數十篇。

專欄最熱文章

專欄其他作者

  • ???м?張潔平?????

    張潔平

    香港媒體人,曾任職《亞洲周刊》、《陽光時務》,現任《號外》雜志副主編。
  • ???м?武妍汐?????

    武妍汐

    中國攝影家協會云南會員,獨立攝影師,SanStudio攝影機構創始人。
  • ???м?佟海寶?????

    佟海寶

    東北爺們,不喜歡去人群扎堆的名勝古跡,獨愛爬山,他的目標“走遍世界犄角旮旯”,夢想是完成7+2(攀登世界七大洲最高峰+徒步南北兩個極點)。
  • ???м?Yang Yang?????

    Yang Yang

    獨立內衣品牌設計師,藝術繪畫類見長的文藝愛好者,長年的搖滾樂迷。
  • ???м?斑馬疆湖?????

    斑馬疆湖

    斑馬小姐與斑馬先生,一行兩人;獨立撰稿、攝影紀實,專注南疆旅游文化。
返回頂部
意見反饋
頁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