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專欄 > 喻添舊的專欄 > 我是誰?我在哪兒?我吃點什么?

我是誰?我在哪兒?我吃點什么?

By 喻添舊 2018-07-23
馬蜂窩旅行家專欄出品    |    已有6421人閱讀

有些地方值得耗費12個小時的飛行時間去相遇,或者在沿著赤道環游世界時停下來贊嘆眼前的如畫風景,以上帝的名義,就像馬克·吐溫那個“倒霉”的老頭兒在毛里求斯所做的那樣。

 

我乘坐毛里求斯航空公司的班機從上海浦東飛抵西沃薩古爾拉姆古蘭爵士國際機場,這家以白尾鹲Tropicbird剪影作為標志的公司,將客艙裝飾成浪漫的海藍色,讓人剛一登機就仿佛到達了印度洋的那個小島上。我仿佛看到白尾鹲舒展開它那長長的如同老鼠尾巴一樣的奇異尾翼,滑翔于莫納山和海岸線之間,越過大瀑布和七色土,沖向點綴著朵朵白云的湛藍碧空。



 

但是事與愿違,飛機追趕著晨曦平安落地,迎接我的,卻是突如其來的暴雨和機場的廣告標語“在此連接你的未來”。如果這樣的鬼天氣就是之后幾天我在毛里求斯的未來,那也太倒霉了——像馬克·吐溫一樣倒霉。不過不要忘了這里是赤道沿線的南半球,一個即使在六七月的“嚴冬臘月”依然可以“飛去游泳”的熱帶島嶼,雨水總像是淘氣又沒有長性的孩子,一下就來了,一下又走了。果然,還沒有到達酒店烏云就已散去,真是感謝上帝。



 

1895年,馬克·吐溫帶著妻女開始了一次漫長的環球旅行與演講,促成此行的,竟然是他經營出版社失敗而欠下的將近10萬美金債務。這趟貫穿美澳亞非四大洲的旅行“走穴”和之后問世的《赤道環游記》最終幫作家完成了償款,在那本評價并不怎么高的游記書中,馬克吐溫寫道:有人說上帝先創造了毛里求斯,然后才依照毛里求斯創造了天堂。雖然“有人說”三個字印證了馬克吐溫對毛里求斯的廣告語一樣的評價只不過是道聽途說,但可以想見他自己也是這么認為的——沒人追債的日子總會像天堂生活一樣美好。作為一個島國,毛里求斯從南到北駕車所需的時間不超過兩個小時,為了照顧零星分布的村莊,也為了繞過面積廣袤的農田,道路被修建得曲曲折折,急轉彎和上下坡令汽車變成了一個骰子杯,這可苦了作為游客的我,被甩來甩去的感覺好像乘坐著馬車顛簸在甘蔗園間泥濘土路上的馬克·吐溫。



 

美國老漢怕是沒有去看過七色土,這個位于島嶼西南部黑河區夏瑪爾Chamarel的地方直到1960年代才成為毛里求斯最受歡迎的旅行景點。在綠樹環繞的山間空地上,是“據說”由七種顏色的沙土混合在一起形成起伏不平的小丘,仔細分辨大約有紅、棕、紫、綠、藍、紫和黃色,但大多數時候其實并沒有那么區別明顯,對于內心浪漫的旅行者來說,那可能是“上帝打翻的調色盤”,而對于我來說,它分明是一份好像撒了七味唐辛子的牛肉飯。



 

牛肉飯吃不到,壽司倒是有。在我住的度假村里有六間風格和風味迥異的餐廳,這在度假島嶼來說基本屬于標配。連續飛行的后遺癥令我每天三省吾身:我是誰?我在哪兒?我吃點什么?世界越來越小,胃口越來越大,想要吃遍全球,已經不必跋涉千里。棕櫚餐廳面朝大海,與戶外泳池相比鄰,使這里成為一處涼風習習的親水所在。來自菲律賓的大廚Dato Dranreb站在專屬于他的Hot Stuff柜臺前,正將一粒粒三文魚“卷壽司”擺盤上桌,在毛里求斯的幾天里,我因為從未見過他制作過“握壽司”而將其看輕,直到那一晚的鐵板燒之夜到來。握壽司依然沒有出現,但Dato揮舞叉和鏟,將金槍魚排“玩弄”于直襲頂棚的火焰之中,用恰到好處的火候和精確掌控的調料,以及如同舞蹈的雜耍填飽了我的胃。沒錯,在毛里求斯就應該吃金槍魚。



 

金槍魚、馬林魚,以及被稱為小青龍的印度洋青龍蝦是毛里求斯最優質的海鮮出產,盡管在冬季的毛里求斯北海岸潛水并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你能看到的東西不過是朦朧的珊瑚和渾濁的海水,但在路易港的碼頭,海鮮交易如同Dato師傅燃起的炙焰一樣熱火朝天。




說實話,海產這種東西總歸是越小越鮮入血液,越大越味同嚼蠟,可是龍蝦那么難吃,人們卻總樂此不疲地將它列入旅行度假菜單中,歸根結底還是屈服于“來都來了”的心態——誰會沒事兒平時在家就吃龍蝦呀。聞名世界的,為旅行者所津津樂道的野生波士頓龍蝦曾經因為數量太多沒有人吃而被稱為“窮人之雞”,不過時過境遷,如今波龍身價暴漲,而窮人真的只能吃炸雞和面包皮了。



 

另一間“榕樹餐廳”則將“貼近自然”做到了極致,茂密的榕樹林下幾套固定于地面的桌凳構成了獨特的用餐區。那里“標榜”最地道的毛里求斯當地風味,魚蝦每日出?,F捕,肉食來自島嶼鄉村,朗姆酒由餐廳自釀,一切都為保留毛里求斯這個擁有多元文化和復雜歐洲殖民歷史的非洲東海岸小國的獨特性和原生化。


 

據說第一個到達這座島嶼的人是達·伽馬和他的葡萄牙船員,那時候島上還荒無人煙,之后到來的荷蘭人將“毛里求斯”這個名字創造了出來,再后來法國人和英國人依次將占有這里的“歐洲前輩”趕走,直到1968年毛里求斯獨立。歐洲人永遠地帶走了渡渡鳥,只留下了朗姆酒釀造技術和一望無際的原料甘蔗田,這對于毛里求斯來說是一場不劃算的買賣。我一邊喝著咖啡香草味的朗姆酒,一邊思考著昨天的渡渡鳥,并在當地廚師精心準備的包含豬肋排、咖喱雞和炸肉餅的豐富菜單中毫不猶豫地選擇了炭烤小青龍。



 

 

不為別的,來都來了。


==========================================================================

微信公眾賬號:“尋找旅行家”,每天為你精選一篇有見地的獨家專欄文章,歡迎關注,互動有獎^_^



喻添舊

1980年代生人。祖于關外,出于三晉,長于東海,擅遠行。
TA的窩喻添舊

專欄最熱文章

專欄其他作者

  • ???м?陳廣琛?????

    陳廣琛

    留學哈佛,偽文藝青年一枚,以學術名義常年奔波世界各地,混跡于各大博物館中無法自拔;撰寫《哈佛現代中國文學史》中“傅雷”一章,翻譯史懷哲《巴赫》、克萊爾·羅伯茲《傅雷與黃賓虹》。
  • ???м?滕珊珊?????

    滕珊珊

    豆瓣網知名網絡小說家,中國旅游出版社簽約作家,參與出版《全球最美的100個地方——美國》;工作的內容是宅在最美的亞龍灣和最純凈的大雪山下,感受時光交錯的寂廖;旅游宣言:美景在那里,上路吧,邂逅屬于自己的精彩。
  • ???м?花總丟了金箍棒?????

    花總丟了金箍棒

    網絡紅人“花總”。
  • ???м?陳志文?????

    陳志文

    中國國家地理合作攝影師,知名旅行攝影師、旅行作家、資深旅游策劃人。
  • ???м?度柿?????

    度柿

返回頂部
意見反饋
頁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