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專欄 > 佟琦的專欄 > 來自河北博物院的醒悟

來自河北博物院的醒悟

By 佟琦 2018-09-14
馬蜂窩旅行家專欄出品    |    已有5167人閱讀

我是坐動車去的石家莊,為見一個老朋友。這也是我第一次去那里。石家莊人不多,我想人們都去外地工作了吧。

 

我們一起晃蕩了兩天,最后朋友說,你要不要去河北博物院看看?

我說,好啊。

 

河北博物院,久仰大名。




那天一早我們就去了,到時還沒開門。它是一座希臘神殿式的建筑,厚重而敦實,門前的廣場上還有人在喂鴿子。

 

我和朋友用身份證換了票,然后就隨著排隊的人魚貫進入館內。

 

館內空間巨大。我們毫不猶豫,徑直奔向“滿城漢墓”展廳。因為那里有名揚海內的“金縷玉衣”、“長信宮燈”——河北博物院的鎮館之寶。

 

什么東西就怕出名,人也好,物也好。一個光圈籠罩其上,它也就不是它了。

 

就像人們看到明星或政治人物從電視里來到眼前,自會莫名其妙地激動;就像我,什么都不看,直接去找金縷玉衣與長信宮燈,就好像對它們多熟悉似的。你確定那不是我在電視里或無論哪里先看到它們,然后在心中產生的一種“名人效應”?


 

果然展廳里我們是第一個到的,見到金縷玉衣時它還是十足地震撼了我。它遠比照片上大得多,介紹上說全長188cm。主人是中山靖王劉勝。它的旁邊是王后竇綰的玉衣,長也有一米七多。兩件玉衣就這樣橫陳在展廳的中間。我腳步輕輕、十分仔細地看了。說來好笑,它就像用那種竹塊兒的涼席做的,只是竹塊換成了玉片,塑料繩換成了金縷。想當年中山王試穿的時候一定覺得涼涼的就像裹了一身涼席吧?兩件玉衣的面部都做了鼻子,其實按一般的感覺,不做也成。但是,那可是王啊,一國之君,鼻子能受委屈嗎?另,劉勝有個大肚子,玉衣還特意為他的肚子也做了個弧面。我看過資料,滿城漢墓發現時玉衣里已經不見劉勝的尸骨,但后來把它運回相關部門進行修復時才確定,劉勝的尸骨就在里面,只是經過兩千年的歲月,它已變成褐色的粉末,另還殘留一些牙齒的琺瑯質碎片。連頭發都沒剩。

 

中山王消失得真干凈。

一同消失的,還有他的中山國,他的家族,他的漢朝。

 

《史記·五宗世家》和《漢書·景十三王傳》里都有關于劉勝的記載,不長,且大同小異。第一個特點是劉勝樂酒好內,似乎是個酒色之徒。他的同母哥哥趙王劉彭祖譏諷他說:“中山王徒日淫,不佐天子拊循百姓,何以稱為藩臣!”劉勝也不示弱,說:“王者當日聽音樂聲色?!逼鋵嵹w王劉彭祖也好色,不知他說別人淫的時候怎么那么理直氣壯。但不管趙王也好,中山王也好——史書記載里趙王很不堪,說他貪財、陰暗、笑里藏刀,還喜歡夜里和走卒一起在國都邯鄲巡邏——他們倆也沒什么不同。因為兩千年過去了,回頭再看看,怎么著都是一輩子。

 

《漢書》的記載比《史記》多出一段,說是劉勝有一年到長安朝見自己的弟弟漢武帝,席間聽到音樂劉勝哭了。武帝問怎么回事?劉勝就說了一大段言辭懇切的話。大意是,中央的大臣進讒言,導致他們兄弟間的關系日益疏遠,而自己遠在河北,山河阻隔,對這些讒言鞭長莫及。劉勝說了一些典故,也引用了《詩經》,可見這位王受的教育還是不錯的,絕不是一般的酒色之徒。漢武帝應該是很感動,從此“厚諸侯之禮”,減少了聽取有司所奏的諸侯之事。

 

關于劉勝一生的記錄很少,短短幾行字而已,可見其一生平穩,鮮有表現,而正是這唯一的一次哭訴,奠定了其一生的榮華富貴。否則,誰知漢武帝會不會最終聽取讒言而打壓藩國呢?

 

劉勝第二個特點是有一百二十個兒子??梢娺@位王確實耕耘不止,且成功率極高。

 

就像不能委屈了鼻子,劉勝金縷玉衣的下體也做了一個杯子大小的容器。那絕對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大陰莖,堪當如此禮遇。



 

看過了金縷玉衣,我繼續往展廳的深處走,來到長信宮燈的面前。那是王后竇綰的用品。關于它種種設計上的先進之處我不再贅述,只是,它沒有我想象中大,半米高而已。一位侍女雙手舉燈,餅臉,一看就是個苦孩子。設計師在塑造她的時候可能有所本。她目視前方,那目光曾在兩千年的黑暗中一直注視著,直到被人發現,來到了河北博物院,依舊是這樣注視著。我繞到她的后面,見她是雙膝跪倒在地的。


 

 

展廳里滿城漢墓的東西非常多,全是中山王生前的用品。他的錯金酒壺,他的博山爐,他的蒸鍋,他的褲腰帶。其中有一組陶制的酒缸,裝酒總量達五千斤,當年是滿裝著酒下葬的,出土時酒已經揮發,只剩一些白色的結晶體。每個酒缸還貼了標簽,標明不同種類的酒,可見中山王真是好喝,還換著樣兒地喝。作為一個喝酒的人,我很理解他。


 

還有一些鐵制的小裝置,上面寫著諸如“丙外”“甲下”一類的字跡,看過展覽介紹才知道,那是中山王出門打獵時搭帳篷用的,憑借著那些文字可以很快把一架帳篷搭好,王坐在帳篷內,喝酒、休息。這讓我有所感,在漢初的時候,貴族們已經能夠非常舒服地生活在這個世界上。他們衣著華麗,出門有車,連駕車的馬都戴著金頭飾、金鏈子;他們越來越懂得享受。


(馬身上的裝飾物)

(玉制腰帶扣)

(玉飾)

 

(博山爐)


(燈)

 

這時一個志愿者導游帶領著一群人走過我的身旁,他指著那些鐵制的小裝置對大家說,這體現了我們先人的聰明智慧。我很想糾正他,“先人”是不準確的,“有錢人”才更準確。說成“先人”,仿佛我們跟劉勝有著什么關系,其實哪里又有呢?面對兩千年前的貴族,我難免也有點兒自卑。

 

現在回想起來,當看到金縷玉衣的時候,我似乎還是一種俯視的態度。那是生者對于死者的俯視?,F在我突然醒悟,再過幾十年,等我也死了,劉勝的金縷玉衣以及他所有的陪葬,還是會陳列在河北博物院里——也就是說,中山王永遠是中山王,而我永遠是我。


==========================================================================

微信公眾賬號:“尋找旅行家”,每天為你精選一篇有見地的獨家專欄文章,歡迎關注,互動有獎^_^



佟琦

佟琦,生于北京,畢業于蘭州大學。愛寫作,愛順其自然。十幾年前以文學青年自居,現在依然以此自居。已發表《彼時春光》《游戲廳》《女朋友媛媛》《長河》等短篇小說,另著有長篇小說《就這么多》、電視劇本《出軌后遺癥》等。
TA的窩佟琦

專欄最熱文章

專欄其他作者

  • ???м?雷克?????

    雷克

    德國人,《徒步中國》作者,攝影師;2008年從北京徒步到烏魯木齊,拍有視頻《最遙遠的路》。
  • ???м?林琮盛?????

    林琮盛

    前臺灣《旺報》記者,現自由職業。
  • ???м?郭爍?????

    郭爍

    任教于北京某高校法學院,最高人生志向其實不太好意思說出口:有點兒小錢,四處閑逛。
  • ???м?陳志文?????

    陳志文

    中國國家地理合作攝影師,知名旅行攝影師、旅行作家、資深旅游策劃人。
  • ???м?雞狗乖圖書館?????

    雞狗乖圖書館

    由兩位館員雞+犬組合而成,專職旅行。
返回頂部
意見反饋
頁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