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專欄 > 佟琦的專欄 > 一個北京人在加國

一個北京人在加國

By 佟琦 2018-09-20
馬蜂窩旅行家專欄出品    |    已有6774人閱讀

哈利法克斯,加拿大東部海港城市,生活節奏緩慢,充滿田園意趣。很早以前就聽說,我的初中同學飛飛移民到了那里,只是我們已多年未見。



 

今年春節期間,飛飛從加國回來,我們聚了幾場。算一算,自從初中畢業我們真有二十年沒見了吧。

 

聚會之前我們先在微信里聊了聊,我說你在加國靠什么謀生呢?他說,他有一個小公司,專門給咱們國人辦移民。另外管理一些加國的房產。不用問,那些房產一定也是我們國人買的,然后委托他租出去。他還說他結婚了,老婆是個北京土著,家在南城。我說好。之后他也問了我的一些情況。

 

給我的感覺是,飛飛相比于從前變得“老實”和穩重了。他語速緩慢,甚至低沉,言談話語中總是保持著一種謙虛。不知是不是曾經鋒芒畢露讓自己吃過虧,抑或是自然成長所致?不過也可能是裝的吧。因為在我的印象里,初中時的飛飛極其調皮,眼睛倍兒亮,里面閃動著少年的智慧與狡黠。每當他調皮搗蛋的時候似乎都能興奮地蹦起高來。

 

他屬于那種一眼就看出是機靈的孩子。

 

我對他說最近有點郁悶,也可能是抑郁。他說,別抑郁啊。說得好像一個長者在面對晚輩。我還以為他會就此跟我多聊聊呢,結果卻是這么輕描淡寫的一句。



 

第二天我們幾個同學就見了一面。見到飛飛,他幾乎還是從前的樣子,倒是看見我時他輕嘆了一聲“我操”,可見我是屬于“已胖得不成樣子”的那種。

 

他也和微信里一樣,顯得老實和穩重。一個女同學問他現在住在加國的哪里,他竟有些怯怯地說,住在哈利法克斯,是加國的一個二線城市。他特意強調了后半句,仿佛要是住在溫哥華那樣一個一線城市是對別人的冒犯似的。我微笑地看著他,覺得也不必這樣。不過和飛飛在一起感到很舒服,我們推杯換盞了一番,最后還在飯館里抽起了煙。北京的公共場所禁煙已經多年,效果顯著,不過那天我們還是放肆地點上了。一個同學說:“人家不讓抽你再掐了唄!”

 

我們都有些興奮,所謂過上了“又抽又喝”的生活。其實我已經戒煙多年,只有和哥們兒喝酒的時候才會放縱一下。

 

我看到飛飛抽了一口,又很熟練地將煙吐出,頓生對其的好感。他說在加國沒事就抽幾根,我想那可能是太寂寞了吧。加國也沒什么好吃的,哪像北京,好吃,好友,應有盡有。



飛飛說,現在他最大的樂趣就是養貓養狗,家里已經有了一條“邊牧”和“英短”,這次回北京,特意又物色了一只“美短”,準備帶回去。我說你怎么不生個孩子?他說他也矛盾,在加國把孩子養大后等自己老了孩子絕對不會管你,到時也是難逃進養老院的命運。他曾經到一位住在哈利法克斯的老華僑家做客,老華僑的孩子已是標準的移民二代,十幾歲上初中的樣子,那天正好放學回來,老華僑說,你先把作業做了。他正在上樓梯,扭頭沖他爸來了一句:“fuck you!”弄得老華僑很沒面子??吹竭@一幕,飛飛心涼了半截,心說絕對不能在加國生孩子,否則被fuck的就不光是老華僑一個人。當然,有利有弊,那邊的孩子從小獨立性很強,他們認為自己就不應該被父母養著,一到十八歲不用你趕就主動走出家門闖天下。咱們這邊所謂的“啃老”在他們看來是不可思議的。但是在一番權衡利弊之后,飛飛還是希望在中國生兒育女。這一方面是因為能夠保持傳統的長幼關系,另一方面也覺得還是中國的基礎教育扎實。


飛飛大學上的是農大國際班,大三之后去美國留學了兩年,然后又拿了碩士學位,在那里工作幾年后回國,在國內一家外企又干了兩年。據他說是不能忍受上下班的長途跋涉之苦,最終萌生了移民加國的念頭。



 

他成立的小公司專辦咱們國人的移民,近年來新一屆的加國政府移民政策寬松,花點兒錢就能移,所以他生意不錯,每次回國一是探親訪友,二是捎帶腳到中國各個城市去見見客戶。一段時間過后準能把人弄到加國去。聽起來有點兒像人販子是吧?加國福利好,生病和教育都免費,但要不是有一撥一撥的投資移民,這一切又怎能實現呢?飛飛告訴我,加國要沒有移民這一國策,恐怕那些老頭老太太的養老金都發不出來。新的移民加入進來,開始享受社會福利,靠的是后來移民的投資買單,這么說又有點兒像中國的傳銷吧?我問,加國靠的是什么來吸引人的呢?飛飛說,好山好水啊。他后來給我發過幾張照片,確實風光無限,天空是那么藍……我說,加國政府應該感謝你,沒有你轉運人口,他們的資金鏈就斷裂了。他說,當然!



 

因為有了這一生意,飛飛在加國的日子過得懶散。每天上午去健身房“擼鐵”,下午遛狗,唯一的工作就是發發郵件、整理一下材料,平均工作一小時每天,基本上算是退休狀態。不過他也有憂慮。比如國內的父母年紀越來越大,下一屆政府的移民政策可能會收緊,影響他的收入,另,在加國是真寂寞。他說,他也很想再有一番作為,并向我表達了一番最終還是想回來創業的愿望。

 

在哈利法克斯他也有一些朋友,平常他們也聚聚。主要內容是在后院燒烤,后來人家漸漸都有了孩子,他和他老婆就被排除在外了。像世界各地一樣,國外的華人都很愛國。有一次他們這些華人和一隊當地的白人一起踢足球,比賽結束后,大家集體沖著東方唱國歌,現場十分感人。我玩笑道,你這方向不對啊,哈利法克斯和中國分別在地球的兩端,沖東和沖西差不多,你們應該沖地才對,那才是祖國的方向。飛飛想了想說,也是哈!

 

酒喝多了的時候飛飛明顯高興起來,說起我們班原先的同學他又“這個逼”“那個逼”地小小評論,同時露出了曾經的那種壞笑。我哈哈大笑,心說這才對嘛,這才是我熟悉的飛飛。有些人是永遠不會變的,看來我還挺了解他。

 

返回加國之前飛飛特意給我發來信息。他說,一會兒就要上飛機了,下回回來好好喝,保重啦我的兄弟!飛機要飛行十二小時,而哈利法克斯和北京的時差是十一個小時,所以我們幾乎是黑白顛倒的。后來在他給我發來的視頻里,我看到他家的貓貓狗狗,那只從北京買的“美短”也帶了回去。他的那只“邊牧”,飛飛帶它到一片雪地上去玩球,小狗總是在球扔出去之前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像是在說:“快點兒??!快點兒??!我已經準備好啦!”那時加國的雪下了一尺多厚,每當邊牧向球撲去的時候都會激起一片雪花。它飛速地把球叼回來,然后就眼巴巴地望著主人,眼神里充滿了渴望,直到飛飛再一次彎腰把球撿起,它才全身機警,重新變得躍躍欲試。



 

視頻里,只有飛飛和邊牧在玩著,一大片白茫茫的雪地上看不見一個人影。

 

飛飛告訴我,回到加國后他剛進家門就想北京了。聽他這么說我也有幾分惆悵,心想移民都十年了,還是沒適應。  




========================================================================

微信公眾賬號:“尋找旅行家”,每天為你精選一篇有見地的獨家專欄文章,歡迎關注,互動有獎^_^



佟琦

佟琦,生于北京,畢業于蘭州大學。愛寫作,愛順其自然。十幾年前以文學青年自居,現在依然以此自居。已發表《彼時春光》《游戲廳》《女朋友媛媛》《長河》等短篇小說,另著有長篇小說《就這么多》、電視劇本《出軌后遺癥》等。
TA的窩佟琦

專欄最熱文章

專欄其他作者

  • ???м?徐楓婷?????

    徐楓婷

    英國葡萄酒媒體10 O’clock Wine 創始人,獨立撰稿人,80后,出生于上海,打滾于倫敦金融界,出版旅行筆記《世界是場浸沒戲劇》。
  • ???м?烏拉?????

    烏拉

    80后,黑眼睛人文旅行創始人;為了這些文字,他需要喝最烈的酒,愛最愛的人。
  • ???м?姚遙?????

    姚遙

    壹基金傳播部副總監。
  • ???м?掃舍?????

    掃舍

    本名曾瓊,作家,藝術策展人,文化活動主持人,青年藝術海選平臺“新星星藝術節”創始人;曾任紀錄片導演,法國著名化妝品YSL中國區經理,LACOME中國市場總監。
  • ???м?韓松落?????

    韓松落

    作家,70年代生,祖籍湖南,新疆出生,1995年開始散文及小說寫作,作品見于《散文》、《天涯》、《大家》等處,入多種選本;2004年開始專欄寫作,在多家媒體開有電影、音樂、娛樂、文化評論專欄;《讀者》原創簽約作家,《看電影》及《香港電影》雜志舉辦的第一、二屆華語優質電影大獎評委;現居蘭州。
返回頂部
意見反饋
頁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