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專欄 > 沈寅的專欄 > 夏夜鵜飼

夏夜鵜飼

By 沈寅 2018-10-10
馬蜂窩旅行家專欄出品    |    已有4023人閱讀

1921年,作家川端康成才22歲,他來到了長良川,在此寫下一則短篇小說《篝火》,小說中的女主角“道子”的原形是作家的初戀對象。失敗的初戀成為作家難以愈合的傷痛,他為此先后寫了數十篇小說。在《篝火》中,“我”與“道子”一同見到了鵜飼,船頭的篝火闌珊,“于是,我擁抱著紅彤彤的篝火,凝視著道子那張在火光映照下的忽隱忽現的臉。在道子的一生中,這樣艷麗的容顏,恐怕很難再現第二次了吧?!?br />

 

沒想到將近一百年后,我住進了川端康成當年所住的溫泉旅店“ホテルパーク”,也見著了他看過的鵜飼表演。就在長良川,位于日本岐阜縣,離名古屋很近,下了飛機直奔而去。這家旅店據說有120年歷史,旅店大堂特設了一個區域,張貼川端康成的照片和新聞,展示他的小說集。

 

鵜飼在中國江南水鄉也常見,漁民在飼養的魚鷹喉部系繩,魚鷹捕獲魚而無法下咽,只能吐出。時代至今,如此捕魚方法自然落后,但鵜飼未被淘汰,反而成了一項觀光,原本捕魚的目的也變成了表演。所以,長良川的鵜飼和中國見到的魚鷹表演不太一樣,它更像是一種祭祀。


 

 

日本夏季多祭祀。有些城市在海外不出名,卻是日本祭祀重鎮,比如高山。高山祭是日本代表性的祭典,與埼玉縣秩父市的夜祭,京都祇園祭并稱“日本三大美祭”。高山祭以豪華絢麗的屋臺和機關精妙的大型人偶為看點,造型華美,色彩絢麗,能追溯至1718年,高山站內就有屋臺展示。木曾福島,原是江戶到京都必經的古道中山道的一站,現在是一個小鎮。我曾在夜晚走在古道上,兩邊刷得漆黑的店鋪依舊保持著以前的面貌,遠處飄來曼妙的樂聲和童聲歌唱,循聲而去,一個破舊的院落內滿滿都是五六歲的孩童,正排練著為即將到來的夏日祭典而準備的歌曲。

 

鵜飼也像是祭祀。據說應是登船駛向湖心,從船上觀看,因今年臺風驟雨,山上泥石堵塞河道,改為從岸邊觀看。晚餐后夜色昏昏,客人在旅店門前候車,一批批駛向河邊。河邊白色砂石,并不好走路,旅店老板娘穿著夏日浴衣提著紙燈籠在前方引路,足下是日式木屐,走起來倒是輕快。夜色迫近,長良川邊人漸漸多了,往川上游看,只見數個火點搖曳臨空在江上,仔細分辨,原來是六艘小船,船頭懸著一團篝火,篝火挑出船身,遠看倒像是半空中漂浮著火團,為漁船引路。待船駛近,夜色中,仍能見到船兩側魚鷹游動,每一只都系著繩,繩的另一頭聚攏在船夫手中。于是,漆黑水中行駛的小船,仿佛是被這些漆黑的魚鷹拖拽著,鬼魅前行,令人不由想到冥河中的擺渡人。



 


 

小船之間仿佛有著默契,在河道兩邊或聚攏或散開,擺開列隊,來回往復。無法真切地看清魚鷹是否真的捕到魚獲,但覺耳邊似有梵音吟唱,聲音悠悠,鵜飼表演也到了高潮。六艘小船齊齊聚攏在岸邊,將船頭的篝火對著岸,此時可以清晰看見漁民的裝束,頭上系著白色頭巾,下身穿著蓑衣如草裙般。待漁民靠岸,一一將水中的魚鷹拽上床,鵜飼表演也告一段落。人們四散歸去,梵音并未消失,我側耳分辨,原來是樹林間掛著音響在播放,作為鵜飼的背景樂。

 

歸去睡覺似乎有些早,即興想登附近的金華山,去看山上的岐阜城。其實,溫泉鄉大多沒什么可游玩的去處,多是一條商業街,幾家溫泉旅店,就構成了一泊二食的旅行方式。夜晚若是餓了,連便利店也未必有,更別說居酒屋了。不過,日本人去溫泉鄉本身也帶著和去城市旅行不同的目的——就是為了短暫遁走,離開城市煩囂換些清凈暇意的日子。


 


 

成瀨已喜男電影《浮云》里,幸田幸子在戰爭結束后重逢昔日情人富岡兼吾,可惜已為人夫,無奈之下,兩人相攜遁去溫泉鄉,實際上也是遁入了“桃源鄉”,沒有現實世界的種種煩惱,也沒有世俗規則和倫理,有的只是兩個人的快樂時光。仔細想想,日本文藝作品中的不倫戀,都愛往溫泉鄉逃,就算是多金如《紙月》中竊取銀行巨金的《紙之月》的梅澤梨花,她能想到的偷歡揮霍方式,也就是和小情人在酒店開一間房,吃了睡睡了吃,過二人世界。

 

溫泉旅店就能滿足這一切,私密而無憂無慮。不為偷情,去溫泉鄉玩個周末,好比中國的“農家樂”或“周邊游”,在旅店里反復泡泡溫泉,從室內泡到露天,從屋頂泡到海邊,吃上一頓高級會席料理,第二天吃過早餐后,再采買些手信回去。所以,溫泉鄉滿足的僅此而已。不過長良川不同,老街上各種日本古老手工藝店鋪,如紙燈籠、紙扇作坊等足可一逛,打發了下午的時光,三四點的太陽斜斜照在日式老屋上,昏黃而斜長的光線,仿佛也拉長了歲月。


  



長良川還有岐阜城。穿過公園就是纜車,坐纜車而上,視野變大,小鎮的版圖也變得越來越大。日本城堡分平城和山城,岐阜城絕對是山城,下了纜車還需要拾級而上二十分鐘。據說最初建城的諸侯二階堂行政,看中了此地居高臨下,鳥瞰天下的氣勢。而后滄海桑田,城堡易主。1567年,織田信長在稻葉山之戰中奪下城堡,后又送給兒子們。直到1601年后,當時的藩主奧平氏另筑加納城而舍棄此城,待明治時重建。

 

一路往上,并不好走。所謂的山路由粗糲不同大小不一的石塊鋪砌成臺階,并不平整,費力走了許久,抬頭一看,樹枝遮住的縫隙中,一座白色城堡在夜空中展露著修長身姿。估算一下,才走了一半,繼續往上,真到了城堡底下,喘過氣后想細細打量,才發現城堡并不大,占地不過百來平方,高度三四層,放在中國也就是城門或鐘鼓樓大小。沿著樓梯回旋而上,城堡頂層能夠從“陽臺”眺望四方,山風吹進,暑氣全消,頓感情涼。再往遠處看去,燈光點點,應是小鎮民居,是路燈,是車燈,是塵世間的煙火。而此時,這些都在腳下,如此卑微。當年織田信長也站在此處鳥瞰天下,那江山盡在足下之氣勢,讓他決定將居城從原本的小牧移至此。他為此城改名岐阜城。岐阜城,典出于周武王居岐山而平天下,織田信唱也從此“天下布武”。





========================================================================

微信公眾賬號:“尋找旅行家”,每天為你精選一篇有見地的獨家專欄文章,歡迎關注,互動有獎^_^



沈寅

《Travel+Leisure》中文版新媒體總監,旅行vedio導演,前《外灘畫報》主筆。曾經讀萬卷書,如今行萬里路。

專欄最熱文章

專欄其他作者

  • ???м?魏小河?????

    魏小河

    知名書評人。
  • ???м?白宇?????

    白宇

    一個不浪會死的二貨,一個熱愛姑娘和遠方的旅行者,一個拿不相信的事去說服自己的loser。
  • ???м?琳家花花?????

    琳家花花

    媒體人,天文愛好者,非典型天蝎座,喵星人天然盟友。
  • ???м?邱晨晨?????

    邱晨晨

    90后,不知道怎么定義作家與旅行家,但一直折騰著前進。
  • ???м?leyton?????

    leyton

    喜歡用少量的旅行,配合奇怪的視角,以最實惠的方式制造胡思亂想。
返回頂部
意見反饋
頁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