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專欄 > Greg Miao的專欄 > 入埃塞記

入埃塞記

By Greg Miao 2019-01-21
馬蜂窩旅行家專欄出品    |    已有3004人閱讀

籌備了兩年半,2017年1月,一行7人終于登上阿聯酋航空,從上海經迪拜到埃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開始東非文明古國埃塞俄比亞的歷史和文化之旅。A380機上酒吧不錯,但迪拜候機室并不比卡塔爾航空的多哈候機室更好。

 

兩年半前曾跟何兄訂好了埃塞的行程機票,但謠傳西非的埃博拉病會波及到東非(其實離開3千公里呢),臨行前取消,定金也沒收了,于是兩年前的10月和11月兩個月內連續走了北極和南極。一次埃塞未能成行,要拿南北兩極來補償,代價不輕,可見埃塞之重。

 

2016年在納米比亞時,給我在非洲用了十幾年的頂級導游伊恩說好,他親自帶隊,特殊安排,全程包機,15天內要去絕大多數游客去不了的一些地方,尤其是包到船從肯尼亞開過來,載我們去南方奧莫河谷上游深處看5個原始部落。

 

埃塞條件艱苦,不像博茨瓦納、納米比亞、南非、肯尼亞和坦桑有五星級豪華營地,但要看非洲的歷史和多元文化,埃塞無處能及。兩個半月前定下日程表,組團過程輕松有趣,頗似西部大片“七杰蕩寇志”(The Magnificent Seven) 中的好漢招募。喜歡美國電影的,大多看過這部不朽經典,對 Yul Brynner,SteveMcQueen, Eli Wallach,Charlie Bronson 這些得過奧斯卡獎的和硬漢大牌都不會陌生。


(Magnificent Seven  七杰蕩寇志  劇照)

 

那7條好漢神經搭錯,從美國跑去墨西哥幫助村民打土匪,我們沒那本事,不打算從埃塞俄比亞跑去索馬里打海盜。不過Arthur 裝備了剛上市的DJIPhaton Pro 無人機,Yul Brynner 和Steve McQueen 那幫牛仔槍手只會使步槍左輪加飛刀,哪里見過這等利器。巧了,上海飛迪拜的土豪航空飛機上,正好有 "The Magnificent Seven"的新拍版,于是又看了一遍。

 

對歷史文化宗教有興趣、愛攝影又肯吃苦的,大約會喜歡埃塞俄比亞。舊約全書即猶太圣經的“出埃及記”Exodus中說,摩西帶領猶太人走出埃及,過紅海經西奈半島到巴勒斯坦定居下來。三千年后,我把去東非文明古國埃塞俄比亞的歷史和文化之旅戲稱為“入埃塞記”,是因為想起古代猶太國王和埃塞女王在三千年前的一段情孽。

 

阿拉伯語中,“埃塞俄比亞”就是“混合人住的地方”。這里人的祖先,是從阿拉伯半島渡紅海而來的閃米特人和當地土著的黑白混血,埃塞俄比亞皇族是猶太國王的直系后裔,但信猶太教的很少,反倒成了世界上第二個奉基督教為國教的國家,綿延近兩千年。示巴(今天的埃塞俄比亞和也門一帶)女王(Queen of Sheba),大約也是個才女,猶太圣經舊約全書上講,她聽說北面猶太國王所羅門號稱智慧之王,便帶著猶太人沒見過的大量香料、金塊和寶石, 去耶路撒冷單挑所羅門,出了19個謎語,所羅門一一猜中,示巴女王留下禮物滿意而歸。圣經中不好意思說,但西方文化中盡人皆知的是,所羅門王施展渾身解數誘惑示巴女王,靚女巨財美貌,俊男智慧權勢,二人干柴烈火,日夜纏綿,示巴女王回國后產下智慧之王所羅門的親兒子、黑白混血的埃塞俄比亞開國皇帝曼尼萊克 Menilek一世。這支血脈從公元前約950年一直延續了近3千年,直到1974年被政變推翻的海爾塞拉西HaileSelassie皇帝才終止,怪不得海爾塞拉西皇帝不但皮膚有點兒白,而且五官也長得像半黑不白的古代猶太人。


(二人會見畫像,示巴女皇膚色似乎有些黑)

(據說是二人情話:“我雖黝黑,卻是秀美。勿因太陽把我曬黑,就看輕我”)

(示巴女皇畫像之一,膚色似乎有些黑,伺童也是黑膚色)


所羅門和示巴女王生的兒子,長大后去以色列探望父親,所羅門王讓人做了一個猶太圣物約柜的復制品, 但被兒子偷換成真品帶走,于是猶太人的圣物約柜,在埃塞俄比亞一藏就是近三千年。猶太人丟了圣物也沒辦法,反正兩千多年連自己的國家都沒有。據說以色列特種部隊1993年才把約柜真品護送回國,不知真假。


(海爾-塞拉西皇帝的膚色和面部骨骼結構,都與非洲黑人相當不同)

 

傳說中的約柜(The Ark of Covenants)是個大約一尺半長的木盒子,里面放著摩西從錫安山上帶下來的兩片石片,上面刻著“摩西十誡”,在猶太教和基督教中都是圣物。系列電影“奪寶奇兵”第一集,哈里森·福特演的考古學教授印第安那·瓊斯,在非洲和納粹德軍爭搶的,就是這個約柜。盡管猶太教不承認基督和圣經新約,但基督教卻是舊約新約兩本圣經都信,所以也視約柜為圣物,但不如圣杯那么圣。

 

1985年春,我在紐約念法學院的最后一個學期,當時對西方宗教歷史了解甚少,聽邁克·杰克遜和Lionel Richie作詞作曲與45位歌手一起唱“天下一家” We Are the World 為埃塞俄比亞饑民籌款,熱淚奔流之余,對紐約時報上說的埃塞俄比亞猶太人遷去以色列大惑不解:只聽說過中國開封有漢化的猶太人,沒聽說過黑化的猶太人呀?跑去圖書館查閱才知道,原來所羅門王派猶太軍隊護送兒子回埃塞俄比亞,猶太官兵就定居埃塞俄比亞,娶妻生子繁衍后代近3千年,成為“貝塔以色列人”Beta Israel,即黑皮膚猶太人,那是埃塞俄比亞特產,其他地方沒有。二十世紀七八十年代以色列通過“歸國法”,把黑皮膚猶太人接回以色列。這可不是什么好事:黑皮膚猶太人在以色列生活悲慘,以色列政府鼓勵猶太人多生孩子,但卻鼓勵黑皮膚猶太人計劃生育甚至絕育,在埃塞俄比亞存活了近3千年的黑皮膚猶太人,遷去以色列不到50年,已經快絕種了。


(示巴女皇的膚色又成了白的)

(所羅門又成了老頭子)

 

據說示巴女王出給所羅門王猜的19個謎語中,只有2個是真謎語,有興趣的不妨猜猜:

 

1. Without movement whileliving, it moves when its head is cut off.
“生時不可移,砍頭方會動?!贝蛞晃?/p>

 

2. Produced from the ground, man producesit, while its food is the fruit of the ground.

“人工制作出來,置入某物中為居,食該物為生?!贝蛞晃?/p>

 

猶太、阿拉伯和埃塞俄比亞傳說中,智慧之王所羅門從大胡子老頭到色迷迷中年漢子到光臉沒胡子的小青年長相五花八門,示巴女王的膚色也是黑白參半,年齡長相各異,這和耶酥在世界各地的長相不同是一個道理:北歐耶酥金發碧眼,中東耶酥白膚色黑頭發,土耳其耶穌鷹鉤鼻子卷發,到了非洲,耶酥不論長相全是黑膚色,連他母親瑪麗亞都是黑人。


==========================================================================

微信公眾賬號:“尋找旅行家”,每天為你精選一篇有見地的獨家專欄文章,歡迎關注,互動有獎^_^




Greg Miao

16歲當兵,83年留美,94年初成為華爾街頂級律所第一位華裔合伙人,紐約、香港、上海各住過10多年,喜愛旅行、野生動物、歷史人文、地理、古典音樂芭蕾、攝影和寫游記。17年初退休,去加拿大追尋少年時代的飛行夢。
TA的窩Greg Miao

專欄最熱文章

專欄其他作者

  • ???м?吳昊?????

    吳昊

    不知名旅游達人,有正當職業的騎行愛好者;2006年開始單車騎行,曾豪言壯志,要用車輪丈量世界;現工作于上海,從事財經媒體工作。
  • ???м?劉貝?????

    劉貝

    云南人在北京,向往“讀萬卷書,行萬里路”。
  • ???м?章晶?????

    章晶

    現居柏林,生長于長沙,曾在南非與荷蘭生活過,去過一些地方,以四海大自然為家,寫過音樂專欄,做過花藝,混過電影圈,現從事數字媒體行業。
  • ???м?凈源?????

    凈源

    不是旅行,只是一直在滿世界換著地兒生活,亞非歐美都有過家;篤信該什么階段做什么事情,十年從事項目融資得以周游天下,一朝隱退江湖養兒育女宜室宜家,現居美國西雅圖,自由職業。
  • ???м?尋找旅行家?????

    尋找旅行家

    “尋找旅行家”長期招募全球各地的旅行家,開放投稿,可以自薦或推薦旅行家,分享路上的感知,重新發現和定義旅行。
返回頂部
意見反饋
頁面底部